煤炭央企2017年或将迎来巨变

今年早些时候,国资委多位人士相继表态,央企将在年内减少到100家以内。央企负责人会议亦提出,稳步推动企业集团层面兼并重组,加快推进钢铁、煤炭、电力业务整合。

年初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继续推动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防止已经化解的过剩产能死灰复燃。

钢铁行业的兼并重组已经先行一步。2016年,经国务院批准,宝钢集团有限公司与武汉钢铁(集团)公司重组成立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新集团预计在2016年-2018年间去产能总计超过1600万吨。

中国企业报称,煤炭行业的兼并重组也在酝酿中。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透露,发改委正在研究推进煤企在上下游相关行业跨行业兼并重组的措施,支持打造跨行业、区域、所有制的企业平台。

连维良表示,要加快推进小煤矿关闭淘汰和兼并重组,总结和推广一些地区行业有效的经验,鼓励大型煤炭企业对中小型煤矿进行兼并重组,壮大一批大型煤炭企业集团,进一步提高办矿标准,推动产业结构迈向中高端。

中央企业设计煤炭行业有22家,分三类:

第一类是2家专业煤炭企业:神华集团、中煤能源集团;

第二类是8家电煤一体化企业,包括中国华能、中国大唐、中国华电、中国国电、国家电投、国投、华润集团、中铝公司;

第三类是12家涉煤企业,包括保利集团、中国中铁、中煤科工、中航工业、新兴际华等。

神华集团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煤炭的企业和世界最大的煤炭供应商。

中煤能源集团以煤炭生产贸易、煤化工、坑口发电、煤矿建设、煤机制造为主业,主业同神华接近。

中煤科工是由中煤国际工程设计研究总院、煤炭科学研究总院两家中央企业于2008年4月合并组建,主要以煤炭领域设计与工程总包为主业。

中国煤炭地质总局则主要从事煤炭、化工资源勘查。

在央企减量重组及煤炭去产能的大背景下,这四家企业无疑是煤炭领域央企重组的焦点。2016年5月业内一度有消息称,中煤科工要整体并入神华。虽然事后双方均否认接触和筹划重组,但部分业内人士认为,神华与中煤科工重组具备条件。

中煤科工长期致力于煤炭高效低碳利用成果技术转化,在水煤浆、煤层气开发与利用、煤粉锅炉、煤基碳材料、煤焦油加氢及水处理技术的产业化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

而神华同样在积极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发展新能源,发展节能环保产业,发展清洁能源技术和服务。双方重组具有明显的协同效应,可以加强科技研发能力,推进煤炭在全行业、全生命周期、全产业链的清洁利用,也有利于推动神华向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管理模式方向改革。

但从煤炭去产能的角度考量,神华与中煤科工重组效果并不明显。信达证券首席分析师曹寅表示,煤炭行业尚处于低谷期,企业规模的叠加意义并不大,还容易形成新的煤炭巨头,为后期能源转型带来阻力。

中国企业报表示,煤炭企业与下游发电企业重组可能性或许更大。在以往的煤价上涨过程中,电力企业为了降低成本纷纷进入煤炭领域。截至目前,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国电集团、国家电投集团、华电集团五大电力集团均持有煤矿,总产能17966万吨。其中,华能集团煤炭产能6893万吨,占总量的38%。而神华同样也早已进入发电领域,并计划到2020年底,火电装机达到1.18亿千瓦。

值得一提的是,煤炭、电力合作得到了相关主管部门的政策支持。2016年4月,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发展煤电联营的指导意见》,称发展煤电联营,有利于构建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煤电合作机制,缓解煤电矛盾,促进绿色循环发展。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煤炭企业与发电企业重组,形成同一主体是煤电联营的最好形式,能够形成全产业链竞争优势,发挥协同效应。结合《意见》给出的方向,神华、中煤能源都有可能与下游持有较多煤炭资产的发电企业重组。

根据神华集团内部人士透露,神华已经开展了几起兼并重组,并且正在酝酿更大规模的重组方案。

中央企业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的工作目标是: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压减钢铁煤炭现有产能的15%左右,争取用2年时间压减现有产能的10%左右, 使专业钢铁煤炭企业做强做优做大,电煤一体企业资源优化配置,其他涉煤中央企业原则上退出煤炭行业,加快解决历史遗留和企业办社会问题,企业结构更加合理,活力和竞争力显著增强。

在发改委、能源局制订并印发的 《煤炭工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要求严格控制新增产能,有序退出过剩产能,积极发展先进产能,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促进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提升煤炭产业发展质量和效益。

具体来看——从2016年起, 3年内原则上停止审批新建煤矿项目、新增产能的技术改造项目和产能核增项目。

未经核准擅自开工的违规建设煤矿一律停建停产,承担资源枯竭矿区生产接续、人员转移安置等任务确需继续建设的,须关闭退出相应规模的煤矿进行减量置换。

鼓励在建煤矿停建缓建,暂不释放产能,对不能停建缓建的,按一定比例关闭退出相应规模煤矿或核减生产能力进行产能置换。

因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等原因确需在规划布局内新建煤矿的,应关闭退出相应规模的煤矿进行减量置换。新建煤矿建设规模不小于120万吨/年。

在煤炭市场相对独立的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对符合国家规划和产业政策的煤电、煤炭深加工等重点项目,按照有所区别的产能减量置换办法,有序安排配套煤矿建设,充分发挥一体化运营效益。

《规划》提出,坚持市场主导、企业主体和政府支持相结合的原则,支持优势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培育大型骨干企业集团,提高产业集中度,增强市场控制力和抗风险能力。

按照一个矿区原则上由一个主体开发的要求,支持大型企业开发大型煤矿,整合矿区内分散的矿业权,提高资源勘查开发规模化、集约化程度。

支持山西、内蒙古、陕西、新疆等重点地区煤矿企业强强联合,组建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的特大型煤矿企业集团,推动煤炭生产要素在全国范围内的优化配置。

坚持煤电结合、煤运结合、煤化结合,鼓励煤炭、电力、运输、煤化工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进行重组或发展大比例交叉持股,打造全产业链竞争优势,更好发挥协同效应,实现互惠互利、风险共担。

“推进重组整合,应该围绕突出主业为核心。”中国企业研究院专家表示。比如宝武集团成立后,通过整合规划原宝钢湛江基地和原武钢防城港基地,可以减少投资约400亿元,减少1000万吨新建钢铁产能。专家认为,今年,电力和煤炭等领域将会成为央企兼并重组的重要领域。

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表示,今年将进一步推动实施专业化重组,支持央企以优势龙头企业和上市公司为平台,通过股权合作、资产置换等方式整合同质化业务。

去年以来,神华集团、山西焦煤集团、山东能源集团、兖矿集团等都成立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

有分析师表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不仅将推动国有煤炭集团公司内部结构调整,还意味着产业整合的可能性。

2017-02-27 10:37:26 来源:中国煤炭资源网 责任编辑:姜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