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国有企业改革,这些大咖论道不得不看!

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

 

公司制股份制改革全面提速,混合所有制改革稳步开展。目前中央企业各级子企业公司制改制面超过92%,省级国资委监管企业的改制面超过90%,全国国资监管系统国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达到1082家。

规范董事会建设加快推进。大多数中央企业建立了外部董事占多数的规范董事会,董事会选人用人、重大决策、薪酬分配等职权逐步落实,企业各治理主体的权责进一步明晰,适应市场竞争要求的决策、执行、监督机制也进一步完善。

企业三项制度改革进一步深化。部分中央企业和一大批下属子企业开展了市场化选聘经理层试点,22个省级国资委市场化选聘了105名企业经理层人员。国务院国资委推进工资总额周期制、备案制管理试点,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也正在逐步建立。

企业重组深入推进。近3年12对22家中央企业进行了重组,企业内部业务整合和专业化重组力度加大,中央企业间共同设立基金、联合投资、交叉持股等资本合作日益加强。

创新发展步伐加快。中央企业搭建各类“双创”平台409个,搭建“双创”孵化器和产业园区201个,发起和参与创新基金200多支,总规模超过6000亿元。

2016年中央企业压减法人单位2730户,减亏43.9亿元,减少管理费用49.1亿元;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1019万吨和3497万吨;专项处置、治理“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398户。

10家中央企业先后开展了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并探索落实试点企业董事会战略发展、产权管理、考核分配等权利。各省完成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52家。

在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下,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已进入了爬坡过坎、滚石上山的关键阶段,迫切需要通过坚定不移深化改革,加快释放改革红利,特别是要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尽快取得新的进展和突破。

  

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范恒山:

  

按照中央对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部署,重要的是把握 “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四个方面。

第一,要完善治理。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一要进一步强化国有企业市场主体地位。通过引入民营资本、集体资本、境外资本等外部投资者,实现体制机制的本质突破,推动国有企业在市场上自主经营发展。二要进一步健全企业法人治理结构。明晰产权,同股同权,依法保护各类股东产权,规范股东会、董事会、经理层、监事会和党组织的权责关系,形成定位清晰、权责对等、运转协调、制衡高效的法人治理结构。三要进一步加强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把加强党的领导和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明确国有企业党组织在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中的法定地位,创新国有企业党组织发挥政治核心作用的途径和方式。

第二,要强化激励。完善市场化的激励机制,用机制激发活力、凝聚合力。一是提高市场化选聘比例。合理增加企业领导人员的市场化选聘比例,按照市场化方式配置一批经营管理者。二是提供差异化薪酬。对国有企业领导人实行差异化薪酬分配方法。对市场化选聘的职业经理人实行市场化薪酬分配机制。三是严格绩效考核,对实现经营目标的,兑现激励措施;对没有实现经营目标的,按照市场化退出机制实施正常退出。四是对核心员工进行利益绑定。坚持激励和约束相结合的原则,通过试点稳妥推进员工持股。员工持股主要采取增资扩股、出资新设等方式,优先支持人才资本和技术要素贡献占比较高的转制科研院所、高新技术企业和科技服务型企业开展试点,支持对企业经营业绩和持续发展有直接或较大影响的科研人员、经营管理人员和业务骨干等持股。

第三,要突出主业。国有企业要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做强做优主业。由此应做好“三个加快剥离”,一是加快剥离辅业。在国家产业政策和行业发展规划指导下,通过资产重组、资产置换、无偿划转等方式剥离辅业,将企业资源向优势主业集中。混改获得的资金不能用于收购不相干的企业、扩大副业、“圈地”等。二是加快剥离“亏损”。清理长期亏损、扭亏无望的亏损资产,减少企业亏损点,根治企业出血源。对无效益且未来生产经营难以好转的无效资产,坚决通过产权转让、资产变现、无偿划转等方式出清。三是加快剥离包袱。把不符合企业核心主业、企业职能的包袱和困难尽快卸下来,加快剥离企业办社会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减少企业的负担。

第四,要提高效率。改革的最终目标,是要提高国有资本运营效率和企业经营效率,加快实现提质增效、转型升级。要推进技术创新,再造业务流程,提高运营效率和降低运营成本,增强盈利能力。要进一步强化资本运营,灵活地采取兼并、收购、出卖等方式,用尽可能少的资本控制更大的资本,用少量的国有资本和尽可能多的企业合作,实现资本运营优质高效和保值增值。

  

中国财政科学院院长刘尚希:

  

“三去”、“一降”、“一补”,其中“降”就是降成本。从我们调查的样本企业来看,固耗成本占综合成本的80%多,而其他的只有百分之十几。固耗成本占80%多,这意味着我们企业的附加值是非常低的。如果是固耗成本占得很高,说明我们的效率低。

传统的概念好像成本就是一个负担,成本是越低越好,从科技核算的角度来说,这是对的,从管理的角度来说也有道理。但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它不一定完全对。

最根本的出路降成本必须是改革,当然我们现在还在做的是简政放权,制度类的交易性成本有所降低,但是这个问题并没有真正地全面解决。所以我想降成本必须从政府层面看,就是推动体制机制的转换;从企业层面看就是提升管理的能力和水平,改变我们的经营模式,从而优化我们的成本结构,让我们的成本有高的转化力和增值力,这样成本就不是一个负担,而是变成了利润的来源。

  

中国宝武集团董事长马国强:

  

企业联合重组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去产能的必由之路。

这些年来钢铁行业发展比较散乱,全国规模以上的钢铁企业大概在1500家以上,在一个无序的竞争过程当中,形成了今天钢铁过剩的局面。宝武集团自身也有很多重复建设,制造了很多同质化的产能。通过兼并重组,才能更好地解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别是解决去产能问题。

宝钢股份换股吸收合并了武钢股份。这只是一个开始,更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去产能的工作将在今后开展。2016年下半年到今年2月份重点围绕两个方面开展工作。一是坚定不移推进“三去一降一补”,把去产能工作“去”到位。去年中央企业钢铁去产能完成1012万吨,其中宝钢、武钢加起来完成了997万吨的任务。2017年两家企业经过联合重组,将去掉1550万吨的产能,这原来在单一企业是不可想象的。

在人力资源优化方面要开展工作,降低人工成本和财务成本。此外,只做减法还不够,还要做加法。要重点围绕两家高端产品“做精做优”,把两家的研发优势、采购销售优势结合起来,深度挖掘协同效应。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去产能的过程中,我们也尝到了甜头。2016年宝武集团创造了钢铁行业较好的业绩,钢铁主业实现利润115亿元,在全球钢铁行业里利润是最高的。除了经营业绩之外,宝武集团重组以后,也被国资委列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除了坚定不移做强做精做优钢铁主业之外,在国有资本投资领域,还要扩展两到三个适合宝武集团发展的主业。此外,通过联合重组的契机,完成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等重点任务。

2017-03-01 10:17:35 来源:中国煤炭网 责任编辑:姜鹏